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秦皇岛抚宁区:一份实名举报信揭开了村霸“袁国强”的面纱
2018-01-31 11:22:01 来源:纳税人报 作者: 【 】 浏览:173次 评论:0

纳税人报讯   从2017年2月份以来,我社陆续接到关于抚宁骊城街道东街社区居民《关于秦皇岛市抚宁区东街社区书记、村霸袁国强的违法举报材料》,材料主要涉及5个部分:
 

       1、十四多年来,村委会没有换届选举过,发展新党员都是袁国强和村委会成员的亲戚;2003年7月份,袁国强以15元每张选票担任抚宁区骊城街道东街社区主任,刘泊任书记。由于刘泊反对“鼎尊花苑”开发,两人矛盾公开化,随后,刘泊调到抚宁区金山社区当书记,袁国强兼任书记和主任两个职务。从袁国强上任至今已经十四年了,这十四年东街两委会没有换届选举,2012年2月7日,村民代表和部分党员逐级反映,要求换届选举。同时,袁国强和他的“队伍”大力发展自己的家人入党,将村委会和党委会发展成“家委会”,进一步强化袁国强在村委会的决策权。
 

 

       2. 挪用公款,集体财产成为袁国强个人的提款机; 2009年7月,东街居委会出售东关转角大楼和“星际大酒店”,东街居民刘新和李忠友分别以282.1万元和162.1万元的价格中标并一次性付清。两处总计444.2万元。这是袁国强开发“鼎尊花苑小区”启动资金,也是袁国强掘到的第一桶金。随之潘多拉的魔盒打开。在建设“6+1”和“29层抚宁第一高楼”期间,长期动用3000万元的风险抵押金。
 

 

       3. 将集体土地低价出售,然后再低价回购,通过“左手换右手”方式将土地转到个人控制并开发,实现原始积累;2006年11月,袁国强以每亩十万元的价格将县一中后侧二十余亩耕地一事卖给国土局(当时的地价确值100万元/亩),然后再让东街居民刘进购买,由自己成立的秦皇岛市鼎尊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鼎尊花苑”小区。2012年,袁国强以同样的手段开发所谓“6+1”和“抚宁第一高楼”。此像似的是还有:A、抚宁大酒店东侧,汽车站对面的5亩,有门店8间(原是东街开关厂占地大约);B、火车站转盘东侧有一个占地3亩的“卡兰博汽车清洗”;C、102国道长虹加油站西50米左右路北(卫均汽车配件楼后)3亩;D、自来水公司对面的“益达家纺”;E、原县砂石站南侧有院子一个,是袁国强姐姐袁纪春占3亩地(现在已出租一个机械厂);F、原橡胶厂院子(现东街29层高楼处),袁国强用东街王洪伟名义每年8000元租用;G、淀粉厂东侧、铁路涵洞北9.9亩耕地,袁国强以朋友王志强的名义强行租用并建设“十亩藏獒园”等等。

 

       4. 建立和豢养一批打手,打击报复对他有意见的人。A、2012年3月20日,因群众去北京反映村委会换届的问题,在京哈高速玉田服务区附近枪击上访人员。当时骊城街道办事处书记宋向应、副主任王斌、王永红、抚宁县骊城街道办事处东街社区居委会书记袁国强、刘庆华全部在场;B、2012年7月12日晚7:30分,因刘静红去“鼎尊花苑小区”拍照,袁国强带领百余名打手围攻刘静红和刘新家;C、2013年7月15日上午8:30分,因郭广财举报袁国强的违法行为,在抚宁县长征路南段,郭广财被袁国强雇佣的四个蒙面人用铁棍打伤。2014年6月24日早7:20分在102国道路南抚宁大酒店东100米左右,两个蒙面人将郭广财的左腿下段打成粉碎性骨折。D、2015年3月29日下午4时,东街社区居民刘新到东街社区居委会咨询换届选举事宜,被袁国强本人打休克一个多小时。

 

       5. 据举报人介绍: 东街社区部分党员、居民代表从2012年3月7日开始逐级反映袁国强的犯罪事实,其中到抚宁县骊城街道办事处12次、抚宁县信访局6次、抚宁县人民政府12次、抚宁县委10次、秦皇岛市信访局6次、河北省信访局6次、中共中央信访局8次、中纪委5次。

 

        同时,举报人还介绍:如此具有黑社会背景的袁国强掌握位于秦皇岛市抚宁区核心地位的行政资源长达十四年之久,其破坏性,前无古人。而之所以能够在中央反腐的浪潮中“岿然不动”,其根源是,袁国强利用掌握的社会资源向地方政府官员进行利益输送,形成强大的利益共同体,形成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局面。

 

 

 

    看到举报人手里厚厚的材料、扎实的证据和绝望的表情,报社十分重视,决定对群众举报的重点事件进行调查与核实。

 

秦皇岛抚宁区:一份实名举报信揭开了村霸“袁国强”的面纱

 

       本报人员先后四次前往抚宁,一方面加强与政府的对接,倾听政府的声音;另一方面核实群众举报的内容。经过长时间调查发现,群众所举报的内容基本属实,其中,“抚宁地标”——29层高楼问题最为严重。
        据了解,2012年9月,袁国强把属于东街社区的原橡胶厂、鞋厂和原东街集贸市场100余亩地以17.5万元/亩的价格集中发售给抚宁县开发商。当时,该宗土地的市场价为80万/亩。当时,对居民承诺的是“6+1”为主——地面6层,地下1层,小高层为辅——17层。但是,在建设的过程中,却达到31层,超出预先设计14层。成为目前抚宁区地标性建筑。
      按照常理来说,居民应该为能够居住抚宁地标性建筑引以为豪,但是,实际上,居民对这栋楼的意见最大!
    首先,房屋性质难以明确。一方面,这里属于集贸市场和企业所在地,不属于棚户区改造和旧城改造;另一方面,这里的土地属于集体所有,也不属于大产权商品房;还有,房屋分配对象也没有选择性,也不是廉租房和限价房。
    其次,从手续上来,据抚宁区国土局和规划局的回复,这一批次的房屋均没有任何的土地审批和规划许可,属于违建!但,他们说这个项目抚宁区住建局最清楚,随后,本报人员来到抚宁区住建局,董立华局长不予接待,张小东书记表示,他不分管具体业务,而主管具体业务的人员又不在单位。这就是住建局针对本报人员的态度:局长很忙——书记不知——知道的不在!    
       再次、产权上无法确认。由于房屋的性质无法确定,抚宁区国土局、规划局和消防局在项目建设方面均未出具任何手续。属于彻头彻尾的违建。既然是违建,产权自然无从谈起。
      抚宁地标建筑,居然是四无产品——无土地审批、无规划审批、无消防审批、无房屋预售许可证。

秦皇岛抚宁区:一份实名举报信揭开了村霸“袁国强”的面纱

袁国强建设31层高楼仅凭一纸会议纪要。
唯一有的,只有一份会议纪要
这就是目前“6+1”和“抚宁地标”项目的政府层面的状态。
而实际上建设上也存在很多问题。
1、建筑价格
       本村居民郭海深在秦皇岛从事房地产开发,他当时给东街居民的承诺建设费是1280元/平米,广大居民十分认可,随后涨价1800元/平米。仅此一项,东街社区居民亏损1700余万元。
2、建筑设计问题
     在建设方面,原定的“6+1”和小高层,确变成“6+1”和29层的“抚宁第一高楼”;房屋高度是2.47米,与国家规定的2.8米相差0.33米;室内面积也大大缩水,以120平米的房屋为例,原定的120平米的房屋却变成107平米,三居室却变成了两居室。
3、消防安全问题
       29层建筑有房屋700多套,可入住3000余人,其高度远远超出抚宁县消防局的救援能力,更为严重的是整个建筑没有消防通道。一旦发生火

秦皇岛抚宁区:一份实名举报信揭开了村霸“袁国强”的面纱

    据当地居民介绍:袁国强通过加高楼层、降低房屋高度以及压缩室内面积等方式,使原本100亩的开发面积缩减到50亩。而结余下的50亩土地,则归袁国强个人所有。当地党员、居民所反映袁国强的其他问题,我们将继续跟踪报道。
来源:纳税人报网络版
原标题:一份实名举报信揭开了村霸“袁国强”的面纱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人民聚焦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涪陵古琴2018新春雅集在涪州书院.. 下一篇重庆市丰都县召开2018年卫生计生..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