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山西吕梁:法院“踢皮球” 当事人超期羁押逾四年
2018-02-22 15:18:47 来源:中国民生播报网 作者:王猛 李峰 【 】 浏览:1932次 评论:0
中国民生播报网讯(记者 王猛 李峰):一起普通的民事案件被“上纲”成刑事案件,当事人有冤无处诉,有苦无处说,从2013年12月起一直被关押到现在,已经有四年多时间。十八大以来,山西省及吕梁地区一直是腐败和践踏法治的重灾区,中央多次点名批评且三令五申责令整改,可就是风声大雨点小,违法事件屡禁年不止。从孙建珍案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吕梁中院“任性”开涮当事人的诸多事实……

山西吕梁:法院“踢皮球” 
 
孙建珍案第二次二审于2017年4月份开庭,12月份在媒体关注下才发回一审方山法院,此案在二审法院“休养”8个月之久才被“遣返”方山法院,引发媒体的强烈关注。2018年2月10日方山法院通知13日上午9:30开庭,有多家媒体准备派员旁听。11日下午突然又通知取消13日的开庭。众多记者表示,方山法院的通知也太儿戏了吧。
 
承包讨债被陷罪   

孙建珍案因140万元的承包金交付周期问题,吕梁市检察院以群众举报为由,2013年12月17日以孙建珍涉嫌挪用公款罪将其刑事拘留,2014年1月4日孙被批准逮捕。2014年5月25日,吕梁市反贪污贿赂局对本案侦查终结,之后移送吕梁市检察院公诉部门审查起诉,但吕梁检察院公诉部门并未对本案出具任何审查起诉意见(审查起诉期限依法一个月,经检察长批准可以延长半个月)。

2014年9月15日,吕梁市检察院以《案件交办通知书》将本案移交给方山县检察院审查起诉,其理由是“孙建珍被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的可能性不大”,将案件移交方山县检察院起诉。方山县检察院经审查,认为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于2014年11月3日将本案退回吕梁市检察院补充侦查,吕梁市检察院于2014年11月20日重新将本案移交方山县检察院审查起诉。

2015年1月4日,方山县检察院以孙建珍涉嫌贪污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向方山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2015年6月10日,方山县人民法院作出(2015)方刑初字第10号刑事判决,认定孙建珍构成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13年,同时认定孙建珍不构成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孙建珍不服,依法提起上诉,方山县检察院也不服,提起抗诉。

2015年12月1日,吕梁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原判决认定的部分事实不清且违反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为由,撤销(2015)方刑初字第10号刑事判决,并将本案发回方山县法院重审。

2016年10月8日,方山县人民法院作出(2016)晋1128刑初19号刑事判决,认定孙建珍构成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8年,同时认定孙建珍不构成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孙建珍仍不服,再次上诉,方山县检察院依然不服,再次提请抗诉。
 
2017年4月27日,吕梁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对孙建珍案进行了审理,开庭已达8个月,一直没有判决结果。在媒体的关注下,2017年12月12日,吕梁中院违反了刑事诉讼法第225条第2款的规定,再次将案件发回方山县人民法院审理。吕梁中院所为,严重违反了法定审理期限,拿法律当儿戏。

细心的读者会发现,从孙建珍被抓,检、法机关在侦查、起诉、审理期间的各个时间节点上检视,都存在着不同程度的超期违法行为。法律在吕梁检、法机关就如同儿童手中的玩具,任性、任性、再任性。

法检联手开涮当事人

程序正义才是一个案件得到公正裁定的前提。如果程序陷入悖论,那么本案审判就失去了它的合法性。

吕梁法、检两院在孙建珍一案中存在着操作程序的悖论与硬伤。

《受理案件登记表》显示是“单位(能源公司)11名职工联名举报”,但案卷中未发现举报材料,也未发现向何部门举报。相关部门接到举报材料后如何审查,何时、何人报检察长或检委会决定初查?检察长或检委会是否决定初查?为什么在初查阶段使用非吕梁市检察院的侦查人员(张瑞荣是临县检察院工作人员)?缺乏相关材料(举报材料、受理举报登记材料、请示初查报告、初查决定等)。

吕检反贪移诉【2014】1号《起诉意见书》显示:反贪局于2013年10月10日开始对此案进行初查。但是,缺乏初查的事实和程序依据。

从侦查卷一第39-42页所附的吕梁市人民检察院起诉意见书(吕检反贪移诉【2014】1号)看,2014年5月25日就侦查终结,案件移送至吕梁市人民检察院公诉处。但是,吕梁市人民检察院究竟接收案件没有?如果接收,吕梁市人民检察院公诉处应当有处理结果。但是,本案只见移送,不见下文,整个案卷不见吕梁市人民检察院公诉处的文书。究竟是吕梁市人民检察院公诉处直接移交方山县人民检察院,还是吕梁市人民检察院公诉处退回吕梁市人民检察院反贪局,由反贪局移送方山县人民检察院?文书中没有体现,形成程序断层。吕梁市人民检察院起诉意见书于2014年5月25日作出,《交办案件通知书》自称2014年9月15日将案件交给方山县人民检察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三百八十六条的规定,审查起诉期间一个月,经检察长批准可延长半个月。本案中没有见检察长批准延长期限的文书,证明吕梁市人民检察院公诉处没有延期,应当在2014年6月25日前审查终结,而吕梁市人民检察院《交办案件通知书》自称2014年9月15日才将案件交给方山县人民检察院,严重超期羁押。

以上是检察机关的超期羁押,到了法院这里再来一个“滞审”,这样无限期“折腾”当事人,当事人还有啥“雄心”抗辩?用这种消磨心志的“拖延”战术开涮当事人,手段卑劣,令人窒息。这种“高招”,再强的汉子也会被拖垮,不怕你当事人不“认罪”。

吕梁中院曾流出一种声音,中院现任领导是2016年下半年才上任,与孙建珍案无直接交集,即使追究起来也与己无关。这是一种不负责任的思维,是懒政、惰政的起源,是亵渎法律的温床,更是侵蚀我党执政根基的蚁虫行径!

记者将继续关注孙建珍案的进展。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郝建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朔州供电:豪吃背后的……(转) 下一篇河南巩义:G310巩义段改建工程惊..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