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统招统分生18年过去至今未安排工作 是名额“被顶替”?
2018-06-23 21:53:46 来源:市场信息报 作者: 【 】 浏览:1020次 评论:0

原标题: 统招统分生18年过去至今未安排工作 是名额“被顶替”?还是政府另行一套政策?江西乐安刘桂金讨说法由黑发变成白发

统招统分生18年过去至今未安排工作

  市场信息报讯(本报记者 朱淳兵 摄影报道)“我是国家明文规定的统招统分中专毕业生,18年过去了,工作仍然没有着落。到底是被人顶替了我的工作?还是乐安县人民政府另行一套政策?18年来,我一直在寻求这个答案,仍然没有结果!”连日来,家住江西省抚州市乐安县熬溪镇的刘桂金多次向本报反映,为了自己的工作,18年来一直在上访,从黑发告到白发,至今还是单身一人。

  作为一名国家规定的统招统分的毕业生,为何至今没有安排工作?近日,记者前往乐安县进行采访。

  A、曾经是成绩优异的柔道专业毕业生

  1982年11月12日出生的刘桂金,家住乐安县熬溪镇沿河路91号(现住乐安县前坪路尧坑184号对面)。刘桂金告诉记者,她从小就有体育方面的天赋,从小学到初中,一直是班里的文体委员,只要学校举行体育比赛,她的冠军拿得最多,无论是100米、200米短跑,还是1500米,甚至5000米长跑,冠军总是非她莫属。在一些接力赛中,同学们都愿意与她搭配,总能占据优势。

  1995年,13岁的刘桂金到乐安三中读书,刚从初一升到初二上学不到一个星期,就被抚州市体育运动学校一名叫王传波的老师相中,被“挖”到该校上学,王传波后来就是她的体育教练;当时能被作为特殊人才抢到抚州市体育运动学校去上学,作为一名出生在农村的女孩子,感到特别高兴,也令其他同学羡慕不已。

  1997年,刘桂金以优异的成绩顺利地考上了江西省体育运动学校柔道专业学习,成为国家明文规定的最后一批统招统分中专生,也是该校柔道专业历史以来,抚州市唯一的一名在该校学习柔道专业的学生。

  2000年,刘桂金同样以优异的成绩顺利从江西省体育运动学校毕业。“根据当时江西省教委下发的《江西省中等专业学校毕业生就业派遣报到证》,通知我到抚州市体委报到,不知怎么回事,后来却被通知到乐安县接受分配。”刘桂金对记者说。

  B、怀疑“被人顶替”成了“上访专业户”

  2000年9月,正当刘桂金信心满满地回到乐安家中等待工作分配时,传来的消息是给她当头浇了一盆冷水:所有大中专毕业生暂停分配。

  后来,刘桂金打听到,当年从其他院校毕业等待分配的大中专生,陆续接到了工作分配的通知,但她的工作一直没有消息。后来,刘桂金到相关部门打听,得到的答复是:分配工作估计还要等半年。可是半年后再打听,却被答复再等两年。

  工作的事情一等再等也不是个办法,于是,刘桂金决定外出打一段时间的工再说。然而,就在刘桂金在深圳打工期间接到一位亲戚的电话:别人都安排工作了,你为何还在外地打工?

  于是,刘桂金从深圳赶回乐安,得到的答复是:只有部分师范院校的毕业生和卫生院校毕业生有分配外,其他毕业生都未分配。然而,刘桂金通过多方打听,得知当年也有部分委培生、定向生都有分配,自己是统招生为何不能分配?

  从此以后,刘桂金开始走上了上访这条路。从乐安县、抚州市、江西省到首都北京,刘桂金一路上访。然而,上访之路并不平坦,2005年,刘桂金到北京上访,受到了国家教育部、人事部有关领导的接访,并明确了“统招统分生的工作分配是国家一项硬性指标,任何理由不给予分配,都是行政不作为。”

  然而,刘桂金的上访,最终被乐安县有关部门截访,并被乐安县公安局以非法信访而被拘留了15天。从此,刘桂金也被相关部门扣上了一顶“上访专业户”的帽子。

  刘桂金的母亲肖甜金告诉记者,她家世世代代都是农民,好不容易有个孩子考上了国家统招统分的学校,就标志着能捧上“铁饭碗”了,没想到女儿快要到手的“铁饭碗”却被砸了,女儿把工作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18年来,她和女儿一道,一直在上访,不仅受尽了有关部门的白眼,自己一家人还受到了监视、威胁、恐吓和跟踪,甚至直接将女儿拘留,但女儿的工作一直没有着落。

  刘桂金告诉记者,自己在上学的时候,父亲刘林生一直在乐安县城卖牛肉,生意特别好,家庭境况也不错,自从自己的工作分配的事情发生后,加上她在不断上访,父亲的牛肉生意也开始总是有人来找茬子、找麻烦,父亲为她工作的事情忧郁成疾,于2015年因肝癌不幸去世。

  父亲临死前告诉刘桂金,他在与街坊的闲聊中隐隐约约了解到,她的工作是被人顶替了,刘桂金也深信父亲的话。由于工作一直得不到解决,36岁的刘桂金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苍老许多,已经是黑发变成了白发,至今还没有精力谈婚论嫁。

  C、乐安教体局称:“政府给了机会她自己没去把握”

  刘桂金告诉记者,自己的工作没有着落,曾经在乐安县教育局人事股负责大中专毕业生分配工作的干部龙四清,对此事非常清楚。由于在上访过程中与龙四清发生过多次语言冲突,现在总是躲着不愿见她。

  随后,记者来到乐安县教体局准备采访龙四清。由于当天龙四清因病请假,接待记者采访的是乐安县教体局局长龚幼光。

  “关于刘桂金的工作问题,原本不是发生在我任内的事情,但由于她屡次上访,我对这个事情过问得比较细,也知道这件事的前后经过,而且直接找了当时负责大中专毕业生分配的龙四清详细了解过。”龚幼光告诉记者,“刘桂金的工作至今没有着落,有些事情实际与她的性格有关。”

  龚幼光告诉记者,刘桂金一直称自己的工作是被人顶替,是毫无根据的事情。为了她的工作问题,历届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都非常重视,甚至为了照顾她,特地设置岗位让她去考试,以便解决她的工作问题,但她始终认为自己是统招统分的毕业生,分配是无条件的,拒绝参加考试。

  “曾经有领导与隔壁祟仁县那边沟通过,让刘桂金先去那边工作一段时间,再想办法调回乐安,她执意不同意去上班,大家都无可奈何!”龚幼光说,“当年没有分配的毕业生还有很多,不只是刘桂金一个人,主要是乐安县当时的财政比较困难,许多单位都拖欠工资,这些统招统分的毕业生没有分配工作,政府也是无奈之举!只是有的毕业生后来通过考试走上了工作岗位。”

  刘桂金的工作当年到底是因为何事没有分配?记者决定通过电话的方式与当年负责大中专毕业生分配工作的龙四清取得联系。

  龙四清在电话里告诉记者,当年他是乐安县教育局人事股的一普通干部,负责大中专院校毕业生的分配工作,主要负责接收毕业生的派遣报到证明,审查大中专毕业生的相关资格,将他们的情况上报到县政府。

  “1999年至2000年,正值抚州行政公署进行教育体制改革,乐安县作为改革试点,当年,乐安县有一大批富余的老师,师生比例严重失调。在教育体制改革的背景下,大批县城教师被分流到边远山区,一批年龄偏大的老师提前退休,同时也批准进了一批师范类的毕业生充实到各个学校。其余的统招毕业生全部没有分配。”龙四清对记者说。

  “按道理,刘桂金是属于统招统分的中专毕业生,根据国家有关规定,工作是无条件要分配的,但县里领导只同意师范院校的毕业生有分配,其余一律暂停分配,实际也是与中央政策相冲突的。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工作人员,只能执行县政府的决策。”龙四清坦承。

  至于刘桂金的工作名额是否被人顶替?龙四清表示:“那只是刘桂金及其家人的猜测而已,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D、律师:地方政府另行一套政策也是一种不作为!

  对于龚幼光和龙四清两人的说法,刘桂金坚决不认同。

  “我是国家明文规定的统招统分生,有派遣报到证,应当归口分配,为何我的工作得不到正常分配?我的档案都被人打开了,我一直怀疑自己的工作指标被人顶替了!”刘桂金对记者说。

  刘桂金告诉记者,在她的屡次上访后,县里有关部门确实通知过她参加考试。“问题是我是属于国家并轨之前的毕业生,国家最后一批包分配工作的统招统分生,为何要去考试?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刘桂金说。

  “至于龚局长说的曾经有领导让我到隔壁的祟仁县去工作一段时间,你说可能吗?祟仁县的财政难道就比乐安县好?祟仁县难道就没有大中专毕业生需要分配?!这完全是睁眼说瞎话,糊弄我们!”刘桂金分析说。

  “在乐安县,许多干部子女,有的甚至初中都没有毕业,不是公务员身份,就是事业编制。我是国家明文规定的统招统分毕业生,为何找一份工作如此艰难?!”刘桂金无奈地对记者说。

  乐安县一位不愿透露身份的政府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实话实说,刘桂金是属于国家明文规定要分配工作的统招统分生,地方政府是无条件要给予分配的,这批毕业生没有分配下去,实际就是乐安县人民政府当时违背了中央政策,另行一套政策!”

  “对于普通人家的孩子来说,高考是目前唯一较为公平改变命运的机会。乐安县虽然不算富裕,但那一个单位没有几个不是大中专院校毕业的工作人员,无非他(她)们都是一些有特殊关系背景的亲戚硬塞进来的。若大的乐安县,难道就多一个刘桂金?!”说起这个话题,这名工作人员有点为刘桂金鸣不平。

  “我现在只要求把当年院校毕业的分配情况张榜公布,需要政务公开;如果是被人顶替,必须把顶替的情况公布,必须给受害人一个明确的说法;再就是要求乐安县编办公示2000-2009年进编人员名单,进编时间,进编方式,转编原因,初始学历,培养方式,经办领导,政策依据。必须信息公开,接受群众监督!”刘桂金说。

  江西惟民律师事务所的罗嗣音律师认为,刘桂金的工作指标是不是被人顶替,暂且不论。作为一名国家明文规定的统招统分生,乐安县人民政府以种种理由不给予分配,这显然是违背了中央的政策,另行一套政策!这也与地方不作为、不担当有很大关系。

  “以财政困难的名义,不给国家明文规定统招统分生安排工作,显然是责任错置,肯定不是刘桂金的错。这也是地方政府严重违背以民为本的宗旨,是缺乏担当的体现,本身也是一种腐败的表现。刘桂金在漫长的等待与维权过程中,不能没有说法。对那些漠视民众诉求、无视民众痛点的行为,不能止于谴责,还应循迹问责。”罗嗣音表示。

  图为刘桂金展示自己的相关资料。记者 朱淳兵 摄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郝建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2018国际奥林匹克日•南京河.. 下一篇房地产违规销售,远洋天著再现“..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