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章和鹏、孙博、郝建朝、为首的黑恶势力哪里逃
2018-06-25 15:46:03 来源:法制网 作者: 【 】 浏览:998次 评论:0
(原标题:章和鹏、孙博、郝建朝、为首的黑恶势力哪里逃)

2003年5月30日,与桐柏县人民政府以每亩14000元征用款向农民补偿,各种费用共2097514.50元(面积135亩)。2006年12月11日,明星公司与桐柏县安棚乡人民政府以每亩13000元支付合同土地补偿费用435500元(面积31亩)。2011年5月26日,明星公司与安棚化工园区及新集乡人民政府以每亩17000元支付土地补偿费用2760000元(面积120亩)。以上明星公司均有财务付款凭证。然而,被征地村民们均未得到相应补偿款项,造成大量村民多次上访告状。在当地村民多次上访压力下,章和鹏害怕贪污截流的真相败露,每次均通过收买王云(支硝办会计)串通改账等手段掩盖事实,使上级对村民们举报情况的调查严重受阻,截止目前,大量失地村民仍在不断向各级政府及部门反映情况,在不断上访中。

以章和鹏、孙博、郝建朝,等人为首的黑恶势力利用恶霸地位,非法截留、强占明星公司打井补偿款400多万元。

章和鹏利用明星公司钻井需要修路及平整井场地协调等事宜,想尽一切办法搜刮钱财。章和鹏强迫以协调公农关系为理由,由井队拐弯间接支付每口井10万元,而实际支出费用一口井在2到3万元,每口井约6到7万元私下暗中进入章和鹏腰包。比如:在同一口井场同时施工钻2到3口井时,同样每口收取10万元,共70多口井,总金额收取了700多万元。在上级纪检部门调查时,章和鹏要求明星公司李新相(电话:13462582669)出具井口数量少于实际数量的假证,以达到蒙混检查过关的目的。

章和鹏利用国家职权以支硝办名义从明星公司强行索取累计达200多万元(财务均有帐可查)。

章和鹏从2006年以来,利用其职权每年强行以支硝办的名义从明星公司强行索取22万元以上,现已累计达200多万元人民币(财务均有帐可查)。特别是2009年,章和鹏私下指使其外甥孙博殴打刘春元致伤,利用其职权为个人私事和胡岗村支部书记刘纪栓二人3次来明星公司另外强行索取了15万元。

章和鹏在安棚化工园区加油站旁,利用在明星公司强夺的钱耗资几百万元修建个人仓库,采取非正常手段在安棚园区非法开发房地产,耗资2000多万元,引发各种社会矛盾,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

章和鹏在桐柏县安棚乡胡岗村为非作歹多年,2009年指使孙博等人殴打刘春元并砍伤13刀致重伤,至今逃之法外;垄断运输、恐吓威胁黄玉洁、付玉兵、张富东、曹富道等人,利用在明星化工征用土地时强制非法建造住房1000多平方米。章和鹏等人称王称霸,人民群众无安宁之日。因潘诚良举报贪污腐败敲诈勒索行为,章和鹏恼羞成怒,指使打手自2017年2月24日15时起将潘诚良殴打后并软禁在工厂里48小时之久,在17时史东伟等三人毒打潘诚良,致使潘诚良因初次突发心脏病。在2月25日14时县医院来急救时,章和鹏等人不准县医院120车进厂急救,而且还在厂大门口章和鹏、郝建朝、孙博、等六人持续毒打潘诚良,威逼潘诚良必须和他签订长期合作协议。十多年来,安棚乡村民多次举报章和鹏违法犯罪行为均无结果。2009年,村民刘春元因举报章和鹏贪腐,被章和鹏外甥孙博等人砍伤13刀重伤住院至今无果;2016年7月12日,黄玉宝、张宝军、李启中到桐柏县纪委举报章和鹏,县纪委承诺60天答复,至今无果;2017年3月3日,村民李发从、黄玉宝、张宝军到南阳纪委上访,举报三十分钟后就遭到章和鹏派人威胁;2017年3月7日,共产党员李全党到桐柏县纪委举报,还未到家就受到章和鹏派人威胁,如此事情不计其数。更为突出的是,2017年3月9日,持有国家合法安保资质的南阳市南安服务公司与明星公司签订安保雇用合同进入公司提供保安服务时,被章和鹏及外甥孙博等数十人围攻,南安服务公司副总经理马忠被安棚派出所盘问,安棚派出所违法执法强行要求南安服务公司必须撤离,其目的很明显是为章和鹏等人充当保护伞。章和鹏为首的黑恶势力涉嫌诈骗、侵占、敲诈勒索、抢劫、抢夺、故意伤害、非法拘禁、盗窃、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等刑事犯罪的事实已经向有关部门实名举报。章和鹏本人也因此人间蒸发数月有余。(附图:支硝办主任章和鹏照片、村民刘春元照片潘诚良被黑恶势力殴打住院照片等)
章和鹏、孙博、郝建朝、为首的黑恶势力哪里逃
2017年12月20日、21日,以章和鹏为首的党羽爪牙们又把黑手伸向了桐柏明星化工有限公司。2017年12月20日,桐柏明星化工有限公司大门被郝建朝(章和鹏儿子)一帮黑恶势力用一辆白色哈弗长城H6小车(车主郝海洋)堵住,严重影响到我企业的正常生产经营。晚7时许,我企业员工郑学忠因孩子生病需开车出大门看病,遭到了郝建朝手下褚东风(河南泌阳人)等五、六人的堵截和辱骂,扬言要整死郑学忠。大约晚8点多,郑学忠返回厂区,大门仍被堵着,当时有三名警察在现场,但以存在经济纠纷为由没有处理此事,当着警察的面褚东风等人仍叫嚣要整死郑学忠。
(附图:郑学忠被暴力殴打的照片、住院照片等)
章和鹏、孙博、郝建朝、为首的黑恶势力哪里逃
对此事件发生至今,安棚派出所并未进行处理,并未抓获一人,这显然和派出所董德生所长作为黑恶势力保护伞具有重大关系。

明星公司认为:2017年12月20日、21日两天发生的事件,是章和鹏、孙博、郝建朝等人黑恶势力贼心不死企图强占明星公司的继续延伸,这帮黑恶势力私闯我厂区殴打郑学忠的暴力事件,性质极其恶劣,严重破坏我企业正常生产经营活动,造成我企业员工们人心恐慌,涉嫌破坏生产经营和寻衅滋事刑事犯罪;群起殴打郑学忠头部手段致害性极强,涉嫌故意伤害犯罪。外来职工在此工作无安全感!

妨碍司法公务,在其威胁、恐吓下,二位领导被迫不能执行,而且当着他们的面,章和鹏指使史东伟、王根等人肆意殴打潘诚良。情急之下,二位法官给安棚派出所打电话报警求助,安棚派出所回复因警力不够而未及时出警,最后中级法院二位领导被迫放弃执行返回南阳市中级法院。

当地村民们和潘诚良曾多次向县、市等部门举报章和鹏贪污腐败、敲诈勒索的罪恶行径,章和鹏恼羞成怒通过暴力手段将潘诚良软禁在明星化工厂里进行殴打,限制人身自由达48小时。2017年2月25日14时,潘诚良被章和鹏软禁殴打后突发心脏病,章和鹏等人不准县医院120急救车进我工厂,并且在公司大门口内章和鹏及其儿子郝建朝、外甥孙博等六七个人,对潘诚良进行毒打,手段极为凶残,惨不忍睹!直至26日下午16时在市县各级领导的关怀和家人帮助下,下午18时才被南阳市医专附属医院120接诊抢救,这样才脱离生命危险。

此次事件发生后,在上级领导的关注下,安棚派出所的最终处理意见是:“潘昨天从老家来厂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被欠帐户闻讯将其堵在里面,目前生活自由。牵扯的问题主要有债权债务问题、股份纠纷问题、挪用社保资金问题、转移公司资金问题。昨天市法院介入,今天社保局也要介入。目前其本人生活自由没有问题!董所长13837720381。”当地百姓都知道,安棚派出所董德生所长完全是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对此都是敢怒不敢言。时至今日董德生还在以各种谎言向各级部门虚假汇报,这也是潘诚良举报董德生所长充当其黑恶势力保护伞渎职违法犯罪的根本原因。在此声明:明星公司是独资的民营企业,与任何人不存在股份纠纷问题、挪用社保资金问题、转移公司资金问题。潘诚良被章和鹏黑恶势力殴打和软禁长达40多个小时,已经构成非法拘禁罪的立案标准。

为了保全公司财产利益,明星公司依法雇用南阳市南安服务公司入驻提供安保服务,安棚派出所得知后迅速出警,但安棚派出所不是履行保护明星公司合法财产权利的法定职责,反而强行要求南安服务公司必须撤离明星公司,使明星公司进一步陷入以章和鹏、孙博、郝建朝为首的黑恶势力的威胁之下。

2017年3月17日,潘诚良胞妹潘姹到安棚派出所报送恢复生产需要进驻保安的报告时,所长董德生很凶狠的说:“你就是潘诚良的妹妹潘姹,(你)所发出的求救你哥的信息最终还是转到了我的手里来了,你看怎么办……等等”。作为2017年4月,明星化工2#采卤站电缆铜芯线被盗,公司职工报告派出所,派出所将明星包装公司监控主机拿走调查取证说两三天归还,可是最后长达半个月之久未归还。在此期间,我明星公司职工多次打电话和去人要求归还未果,致使在这半个月里明星包装公司没有监控录影再次被盗。

2017年7月19日,明星公司聘请南阳市公安局下属保安服务公司提供保卫服务时,章和鹏指使郝建朝、孙博等几十人冲击我公司门卫室。报警后,安棚派出所董德生所长,偏听偏信黑恶势力章和鹏、郝建朝、孙博等人的虚假举报,把明星公司2017年07月20日招聘来的副总经理刘建海及外来应聘人员以邪教组织的名义抓了20多人去看守所进行审讯,最后在相关部门的干预下才慢慢将有关人员释放,导致我公司无法按原计划恢复生产,给公司经营和社会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当我公司人员质问派出所长董德生所长执法不公,欺负外来招商引资企业,为什么选择性执法?董德生凶狠的说:“我执法不公,你能把我怎么样?我选择性执法,你又能把我怎么样?”

2017年08月06日,我公司请外来货运车(豫Q•22812)清理废硝,被黑恶势力章和鹏一家子的三辆小车(豫R•5N869、豫R•6S736、鄂P•S82926)堵在公司地磅称上,报案后派出所长达80多个小时才协商处理了,严重影响到我公司正常生产经营,并且这些车辆的车主与明星公司毫无关系。难道这与黑恶势力保护伞董德生没有任何关系吗?(附图片)

章和鹏、孙博、郝建朝、为首的黑恶势力哪里逃
对此事件发生至今,安棚派出所并未进行处理,并未抓获一人,这显然和派出所董德生所长作为黑恶势力保护伞具有重大关系。
明星公司认为:2017年12月20日、21日两天发生的事件,是章和鹏、孙博、郝建朝等人黑恶势力贼心不死企图强占明星公司的继续延伸,这帮黑恶势力私闯我厂区殴打郑学忠的暴力事件,性质极其恶劣,严重破坏我企业正常生产经营活动,造成我企业员工们人心恐慌,涉嫌破坏生产经营和寻衅滋事刑事犯罪;群起殴打郑学忠头部手段致害性极强,涉嫌故意伤害犯罪。外来职工在此工作无安全感!

妨碍司法公务,在其威胁、恐吓下,二位领导被迫不能执行,而且当着他们的面,章和鹏指使史东伟、王根等人肆意殴打潘诚良。情急之下,二位法官给安棚派出所打电话报警求助,安棚派出所回复因警力不够而未及时出警,最后中级法院二位领导被迫放弃执行返回南阳市中级法院。

当地村民们和潘诚良曾多次向县、市等部门举报章和鹏贪污腐败、敲诈勒索的罪恶行径,章和鹏恼羞成怒通过暴力手段将潘诚良软禁在明星化工厂里进行殴打,限制人身自由达48小时。2017年2月25日14时,潘诚良被章和鹏软禁殴打后突发心脏病,章和鹏等人不准县医院120急救车进我工厂,并且在公司大门口内章和鹏及其儿子郝建朝、外甥孙博等六七个人,对潘诚良进行毒打,手段极为凶残,惨不忍睹!直至26日下午16时在市县各级领导的关怀和家人帮助下,下午18时才被南阳市医专附属医院120接诊抢救,这样才脱离生命危险。

此次事件发生后,在上级领导的关注下,安棚派出所的最终处理意见是:“潘昨天从老家来厂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被欠帐户闻讯将其堵在里面,目前生活自由。牵扯的问题主要有债权债务问题、股份纠纷问题、挪用社保资金问题、转移公司资金问题。昨天市法院介入,今天社保局也要介入。目前其本人生活自由没有问题!董所长13837720381。”当地百姓都知道,安棚派出所董德生所长完全是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对此都是敢怒不敢言。时至今日董德生还在以各种谎言向各级部门虚假汇报,这也是潘诚良举报董德生所长充当其黑恶势力保护伞渎职违法犯罪的根本原因。在此声明:明星公司是独资的民营企业,与任何人不存在股份纠纷问题、挪用社保资金问题、转移公司资金问题。潘诚良被章和鹏黑恶势力殴打和软禁长达40多个小时,已经构成非法拘禁罪的立案标准。

为了保全公司财产利益,明星公司依法雇用南阳市南安服务公司入驻提供安保服务,安棚派出所得知后迅速出警,但安棚派出所不是履行保护明星公司合法财产权利的法定职责,反而强行要求南安服务公司必须撤离明星公司,使明星公司进一步陷入以章和鹏、孙博、郝建朝为首的黑恶势力的威胁之下。

2017年3月17日,潘诚良胞妹潘姹到安棚派出所报送恢复生产需要进驻保安的报告时,所长董德生很凶狠的说:“你就是潘诚良的妹妹潘姹,(你)所发出的求救你哥的信息最终还是转到了我的手里来了,你看怎么办……等等”。作为2017年4月,明星化工2#采卤站电缆铜芯线被盗,公司职工报告派出所,派出所将明星包装公司监控主机拿走调查取证说两三天归还,可是最后长达半个月之久未归还。在此期间,我明星公司职工多次打电话和去人要求归还未果,致使在这半个月里明星包装公司没有监控录影再次被盗。

2017年7月19日,明星公司聘请南阳市公安局下属保安服务公司提供保卫服务时,章和鹏指使郝建朝、孙博等几十人冲击我公司门卫室。报警后,安棚派出所董德生所长,偏听偏信黑恶势力章和鹏、郝建朝、孙博等人的虚假举报,把明星公司2017年07月20日招聘来的副总经理刘建海及外来应聘人员以邪教组织的名义抓了20多人去看守所进行审讯,最后在相关部门的干预下才慢慢将有关人员释放,导致我公司无法按原计划恢复生产,给公司经营和社会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当我公司人员质问派出所长董德生所长执法不公,欺负外来招商引资企业,为什么选择性执法?董德生凶狠的说:“我执法不公,你能把我怎么样?我选择性执法,你又能把我怎么样?”

2017年08月06日,我公司请外来货运车(豫Q•22812)清理废硝,被黑恶势力章和鹏一家子的三辆小车(豫R•5N869、豫R•6S736、鄂P•S82926)堵在公司地磅称上,报案后派出所长达80多个小时才协商处理了,严重影响到我公司正常生产经营,并且这些车辆的车主与明星公司毫无关系。难道这与黑恶势力保护伞董德生没有任何关系吗?(附图片)
章和鹏、孙博、郝建朝、为首的黑恶势力哪里逃
章和鹏、孙博、郝建朝、为首的黑恶势力哪里逃
2017年8月28上午9点,这辆与公司无任何关系的豫R73636货车,在白天开进我公司生产区域,堵着我公司通道,以车坏为由一走了之,从而阻碍我公司生产经营,经多次报警安棚派出所,至今均无处理结果!
 
2017年9月14日12:30时,当章和鹏、郝建朝、孙博、等人得知明星化工即将恢复生产时,蓄谋指使其手下王鲁邦(身份证号码:411325198511308611)、郝海洋(身份证号码:411325199310098659)、马超(身份证号码:411321199112151855)、刘平学(身份证号码:411325198111298610)等十余人,非法到我公司煤场阻止进煤、入煤库房,当我公司员工极力劝阻时,他们不但不听劝阻,反而变本加厉,动手殴打我公司人员。当我公司人员自卫反击时,安棚派出所采信他们以片段的录像为依据,抓走公司员工及保卫人员,在调查中并不采纳和听取我公司人员提供的真实证据及证言。反而采信以其黑恶势力章和鹏单方面提供的证据证言,强行将我公司人员进行刑事拘留处罚和网上追逃;导致黑恶势力章和鹏的党羽逍遥法外,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此事件的发生与安棚派出所董德生所长选择性执法和执法不公具有重大关系。(附:图片)
  
章和鹏、孙博、郝建朝、为首的黑恶势力哪里逃
章和鹏、孙博、郝建朝、为首的黑恶势力哪里逃
关于2017年12月10日及12月21日两天我公司人员郑学忠被章和鹏黑恶势力所打伤住院一事,安棚派出所对该事件至今未进行处理致使黑恶势力一直逍遥在外。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郝建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河南息县:救济款涉寻衅滋事 公安.. 下一篇2018国际奥林匹克日•南京河..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