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浙江玉环县海洋集团两个董事长背后的权益博弈
2017-09-15 14:24:14 来源:呼声网 作者: 【 】 浏览:2063次 评论:0

最近,浙江玉环县坎门社区海洋集团公司(原民圌主渔业大队)社员向本社反应,其集体资产财务35年不公开、未享集体资产分红、该集团公司现有两个董事长(法人代表)等。

  一个集体性质的集团公司,缘何有两个董事长?就其反应内容看,较为典型,记者遂前往实地深入采访。  

 

浙江玉环县海洋集团两个董事长背后的权益博弈

 

 
   

历史沿革

   
 

社员原始积累铺就现代企业集团之路

 

  "玉环县海洋集团公司”是由1958年人民公社化时的坎门公社第三大队(1961年10月份改称民圌主渔业大队)全体渔民共同入股成立的一个社员股份合作制企业,1984年改称“玉环县海洋渔业开发公司”,1991年改为“玉环县海洋集团公司”。历经半个多世纪,渔民们风里来雨里去,惊涛骇浪,筚路蓝缕。

  1958年12月,坎门公社第三大队,被评为“全国建设社会主义先进集体单位”,荣获周圌恩圌来总圌理签署的国圌务圌院奖状。

  历经60年代、70年代和80年代,民圌主大队每年的捕捞产量居坎门镇各大队之首。

  创建该公司的捕鱼工人(俗称“渔民”,以下简称“渔工”)回忆曾经的捕鱼作业经历,说者激动且惊惧,听者震惊且恐怖:渔工们是提着脑袋出海打鱼的,有时候海上几层楼高的巨浪席卷而来,顷刻间,一船人连人带船不见踪影。有时候,捕鱼工人不慎坠入海中,被鲨鱼吞没,等到救援人员搜捕到鲨鱼破开肚子,被海天掉的捕鱼工人只剩一副骨架……就是在这样惊险的海洋中,数百名公司渔工在出海作业中葬身大海,为公司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1984年,原任队长陈松才移交给许声富(时任党总支部书记)80多万元现金,机帆船24对、钓机船18只、小钓船108只、后方机械厂、造船厂、打绳厂等12个厂和畜牧场、养鸡场、沈家门房地产等-这些属于全体渔民的财产是4000多公司渔工用生命和血汗累积起来的。

  拥有19家分公司的玉环县海洋集团公司,就是在这样的基础上发展而来。渔民们用生命和血汗积累起来的巨额财富,铺就了海洋集团现代企业之路,为民圌主大队的现代化之路奠定了基础。

浙江玉环县海洋集团两个董事长背后的权益博弈

 
   

乾纲独断

   
 

35年的书记和28年党企一把手

 

   据原民圌主大队社员反映,许声富系退伍军人,崇尚暴力,“文圌革”期间,曾参与并指挥武斗,打死一人,致多人重伤。许氏性格暴戾,动辄拳头相向,民圌主大队被其殴打者甚多。渔民们称之为“文圌革”余孽。

  自从1977年许声富担任民圌主大队党总支部书记以来,至今已有35年。从1984年成立玉环县海洋渔业开发公司以来,任该公司一把手,公然违反国家60岁退休的相关规定而把持公司党政大树至今已70多岁而不退休,独揽公司党政大权于一身长达28年之久。

  民圌主大队社员反映,许声富性格暴戾强悍,处事独断专行,谁稍有意见和不满,要么动手打人,要么以后报复。党员李顺金,曾在解放战争和剿匪时立过战功,为人实在耿直,因看不惯许声富独霸企业权力和集体资产,在党员会议上当面指责许声富。2002年6月,李顺金病故,当送葬队伍经过大队门口时,许声富竟然指使手下把盖在李顺金骨灰盒上的党旗扯下来。许声富的报复心之强,连死人都不放过,由此可见一斑。

  崇尚暴力的许声富,其弟弟因事被判刑,竟然干扰司法,以至于案圌件不能在玉环县审判,移交至仙居县审理,许居然纠集几十人赶到仙居县法院,意欲劫人。

  社员说,对于大家期待已久的财务审计,许声富对社员们说,谁想审计财务,我让他送命。许声富及其众兄弟、身边的亲信曾当众扬言,县委领导都怕他们,何况你们这些“猪猡”?!

  更有甚者,许声富对社员们说,集体资产你们别指望分红,北京天圌安门不是全国人民的吗?你们谁试试看去拿一块砖来?你们要的话,海滩上的沙抓一把回去吧!

  有的社员说,全国解放60多年了,但是坎门民圌主大队至今还没解放,许声富比解放前的“南霸天”还要罪大恶极得多。

  如此行凶作恶的地头蛇,独自蝉联七届,且年龄已有70多岁,书记、董事长大权独揽,而且时至今日依然稳如磐石。按照国家有关法律法规之规定,任何国家级干部必须70岁退休,而除国家级干部之外的任何人都必须60岁退休。从镇、县、地市、省部级直至中央,就是中央政治局常圌委都无一例外地严格遵守此项规定。然而,许声富这一村级党支部书记年过70不仅把持着村党支部书记的位置不退休让位,而且把持着海洋集团的党政大权而不退休让位!年届古稀的许声富竟然独掌党政企业大权长达35年而至今不退位,目前依然幕后操纵着政圌府和镇圌压工具,动用警力干预民圌主选举,乃咄咄怪事!

浙江玉环县海洋集团两个董事长背后的权益博弈

 
   

民生凋敝

   
 

生活艰难老病无所依

 

  面对记者,社员们拿出名为“福利优待折”的本子,其上可见,从1991年的每月25月到如今的每月80元,这只限于60岁以上的老人,但也是由许声富个人决定给谁不给谁。社员们说,每个月能拿到80元的老人,都是算是享受“贵圌族待遇”了!目前只有20%的人拿到80每月元。

  老人们激愤地说,我们出生入死一辈子,为民圌主大队工作了几十年,社员们共同投资和创造的财富,现在被许声富及其六个兄弟一个家族及其亲信垄断;我们现在没有社保和医保,生活也难以为继。

  社员们说,35年来,民圌主大队的财务从未公开过,更没有公开审计;28年来,许声富党政企权力独揽,任何人别想过问插手,哪个社员想去查账,就得送命。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们基本没有享受到改革成果,但许声富家族的财富几辈子都花不完。

  社员们在无数次上圌访无果的情况下,无奈就养老金问题诉诸法院,法院以“双方为养老金发放纠纷是集体经济组织与该组织成员不平等主体之间的民事纠纷,不属于人民法院民事诉圌讼的受案范围”为由,不予立案。

  司法途径已堵。

浙江玉环县海洋集团两个董事长背后的权益博弈

 
   

依法选举

   
 

依循法律民选法定代表人

 

  2012年6月份,民圌主大队社员3470人,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组织委员会组织法》的相关规定,罢圌免现任海洋集团公司许声富法人代表(董事长)资格,民圌主选举王细林为该公司的法人代表(董事长),并选出董事会成员。

  此前,2012年3月份,在社员们多次上圌访的情况下,玉环县派出工作组进驻坎门社区,负责解决民圌主大队的一系列问题,但9个多月已过去,社员们要求的财务公开及公开审计,都没有一点动静;尤其是以玉环县委工作组名义颁布的“关于《玉环海洋集团公司社员(职工)代表推选办法》的通告”,被社员们纷纷指责严重违背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组织委员会组织法》,意欲操作社员们民圌主选举,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组织委员会组织法》的规定“村民委员会主任、副主任和委员,由村民直接选举产生。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指定、委派或者撤换村民委员会成员”。

  社员们说,民圌主选举出来的海洋集团公司新任法人代表及其董事会成员,目前的诉求是要求许声富按照规定退休,依法移交权力。

  一个公司两个董事长的局面就此形成,海洋集团公司何去何从,3000多人的命运如何?基层民圌主进程如何切实推进,法治原则能否践行,引人关注。

 
   

账目暗藏

   
 

数十亿元资产账目被“保密”

 

  海洋集团公司经营涉足汽车配件、房地产、建筑装潢、旅游、超市、生物制品、酒店等十几个行业,集团公司下属有19家子公司。据知情者透露,其土地和房产等不动产保守估计在10个亿以上,整体动产和不动产,应该有数十亿元资产,加上后期沿海开发地产,其资产将呈几何数倍增。

  改革开放30年来,该公司从小到大,规模甚巨,经济指标连续翻番,但是社员们被边缘化,其丰硕成果与社员们几乎毫不相关。

  35年的书记、28年党政企一把手、数十亿元资产、少数社员每月80元的“贵圌族待遇”、35年账目未公开(即便是工作组进驻也一样),这些事实说明了什么?

  记者就财务未公开之事,走访了“工作组”,工作组长王圌伟说,要采访须通过宣传部门,记者与宣传部门联系,未回应。

  一个基层书记,何以35年来垄断权力和经济资源,是什么力量和背景在支撑着其一路走来,妄自尊大,视民如草芥,当渔工如猪猡?海洋集团数十亿元资产账目被“保密”幕后究竟有着怎样的“玄机”?  

 
   

观察

   
 

基层落实法治刻不容缓

 

  数十亿元资产的集团公司财务35年来被“保密”,是为“封闭”;35年的书记、28年的党政企一把手,是为“僵化”,甚至是“腐化”!综而言之,谓之“封闭僵化的老路”。其实,无需走新路,落实相关中央政策、国家法律,走正道即可解决问题,比如“wu~kan模式”,实现民圌主选举、村民自治。

  一边是金山银山,享用者穷奢极欲,一边是被剥夺了基本权益并失去了最低保障的民圌不圌聊圌生。社员上圌访、诉诸法律皆于事无补。改革开放30多年,社员们被排斥于应享有成果的范畴之外。事实表明,市场经济增长本身并不能解决社会公平正义。

  “一个公司两个董事长”现象背后是权益博弈、是社员以一己微薄之力奋力追求自治、是(社员)民圌主与(村支书)专圌制的对决、是法治与魔治的生死格斗!

  执政党几届党代会政治报告中承诺积极推进基层民圌主,能否在社会形势不容乐观的情况下贯彻落实,关系到民众的感情和心之所向,关系到执政党的执政基础,关系到社会的和谐稳定,关系到全面小康社会目标能否实现。

  民圌主和法治是通往小康社会的双轨,两者缺一不可,此乃正道。

  后十圌八圌大时代基层民圌主的落实已刻不容缓!

(注:本文作者殷宗文系中华新闻通讯社首席记者)

 

  “两个董事长”现象说明了什么?

  ——《玉环县海洋集团两个董事长背后的权益博弈》评论

  文/何其多

  中华新闻通讯社首席记者殷宗文先生的文章《玉环县海洋集团两个董事长背后的权益博弈》揭露了“一个企业两个董事会和两个董事长并存”现象背后腐恶势力保守既得利益与劳苦大众捍卫财产权利之间的斗争,这种斗争已经成为中国当代社会阶级矛盾最严重和最激烈的表现。

  所谓“两个董事长”现象就是玉环县海洋集团内部违法把持党政大权长达28年至今已至70多岁高龄仍然死不退休退位的许声富及其董事会与依法通过民圌主选举产生的合法董事会和董事长王细林两个董事长并存的现象。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乡镇企业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自治法》、《乡村集体所有制企业条例》、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办法等法律法规之规定,玉环县海洋集团已于2012年6月由全体3470户社员选举产生了董事会。但是,当了35年书记、本应该在2002年退休的许声富却公然违反《劳动保险条例》、《国圌务圌院关于工人退休退职的暂行办法》、《国圌务圌院关于安置老弱病残干部的暂行办法》等法规之规定,70多岁高龄仍然独掌党政大权而不退休、不交权、不让位。在连政治局常圌委都依法70岁退休的法制社会中,作为一个村党支部书记和由全体渔民共同出资成立的海洋渔业集团公司的党支部书记和董事长——许声富却公然违反国家法律法规之规定,至今依然拒不交出党委书记和董事长的权力。更加严重的是,许竟然还利用其职权滥用党权、行政圌权和企业管理权,动用国圌家圌机圌器以警力干涉依法行使股东权利的渔民股东和渔业工人以及依法行使企业治理权利的通过民圌主选举产生的董事会的正常活动。

  中国是一个法制国家,后十圌八圌大的中国社会将会沿着依法治国的道路开创富民强国的新局面!而依法治国就必须首先坚决地把许声富这种胆敢公然冒天下之大不韪地向党纪国法挑战的南霸天似的人物打圌倒,中国社会才会有希望,习主圌席提出的中华民圌族复兴大业才会有实现的希望!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郝建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盂县香河湾小区物业:购房容易装.. 下一篇揭开江苏正大肽琦无证“直销”实..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