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新疆喀什浩罕乡:谁对朱永海侵吞我2百多万元的补偿款担责?
2018-08-17 15:24:12 来源:中国信息化资讯网 作者: 【 】 浏览:3980次 评论:0

我叫房安贤,男,51岁,我实名举报朱海勇侵吞属于我的204.24万元的林补偿款。

详细情况如下:

2009年12月30日,我与朱海勇签署《土地承包合同》,承包地址为:新疆喀什市浩罕乡黄金农场;面积为:荒地120亩;主要业务:红枣种植;承包期限:19年(2028年10月31日到期)。当时我承包该地的时候,这里是一片荒地,为此,我花费50余万元进行三次大规模土地平整和基础建设。2010年4月份,我们育苗38000余棵,种植40亩红枣树,2011年4月份,经过整理和嫁接和培育成活26000余棵。

2012年3月份,喀什市林业局和浩罕乡林管站现场确认为24917棵,并在浩罕乡副乡长张国强的主持下签字确认。

新疆喀什浩罕乡:谁对朱永海侵吞我2百多万元的补偿款担责?

建设用地所需伐木现场登记表:确认24917棵

随后,我向浩罕乡副乡长张国强副递交了一份土地承包与经营的材料。

后来,我才知道对该地进行征收工作的前提。

2013年4月份,我们在40亩枣树之外,又种植80亩棉花,在种植期间,张国强副乡长告诉我们不要在种植了,要不然不会赔偿的。

再一次证明,浩罕乡政府知道该土地的已经纳入征收范围,只是没有告诉我们。

2014年9月3日,浩罕乡乡长滕亮带领施工方李小华等人到我承包地埋污水排放管道,破坏枣树120棵,并立下证明,以此为证。

新疆喀什浩罕乡:谁对朱永海侵吞我2百多万元的补偿款担责?

2014年9月3日,滕亮乡长为推倒房安贤120棵枣树写下的证明

2014年10月10号,浩罕乡政府工作人员给我一份由喀什市林业局下发《喀什市重大林业有害生物处理通知书》,告知我所种植的枣树感染“枣树一号病”,要求我们强制处理。在此之前,喀什市林业局三次前往我地检查,均无任何病虫害,也没有发现“枣树一号病”。

2014年10月22日,由喀什市林业局、浩罕乡党委书记蒋智、乡长滕亮、以及浩罕乡派出所民警40余人,突然到我承包地强制拆毁枣林地周边800多米栅栏和12亩枣林。

新疆喀什浩罕乡:谁对朱永海侵吞我2百多万元的补偿款担责?

2014年10月22日城管、警察进入我的枣林地和城管警察围攻我妻子张侠(左侧)

新疆喀什浩罕乡:谁对朱永海侵吞我2百多万元的补偿款担责?

2014年10月22日被强拆的后的现场

我们不知道“枣树一号病”和栅栏有什么关系,即使说有枣树一号病,为什么要拆我们承包地的栅栏?何况,林业局三次检查都没有查到所谓“枣树一号病”。

在强拆的过程中,浩罕乡派出所民警对我的妻子张侠和我女儿房荣荣进行多次围攻,浩罕乡书记蒋智对我说:“赔偿款已经给朱海勇,你给他要,给我无关”!当时,朱海勇也在场。

这一次,破坏枣树12亩,拆毁承包地800余米的围栏,损失15万元。

至此,我们才知道,政府对该地的赔偿款已经补偿到位。

新疆喀什浩罕乡:谁对朱永海侵吞我2百多万元的补偿款担责?

房安贤的补偿款被朱海勇签字冒名领走

新疆喀什浩罕乡:谁对朱永海侵吞我2百多万元的补偿款担责?

2014年9月28日,浩罕乡政府给朱海勇转账凭证

由于浩罕乡政府对我们的突击强拆,我们无法经营下去。同时,我们投资近百万的成本无法收回。

由此,开启我们的维权之路。

2014年10月23日,我委托新疆法衡律师事务所王新耀代理此案,并向喀什市人民法院起诉。2015年2月2日下午,喀什市人民法院第五法庭开庭审理此案,喀什市人民法院判决(【2015】喀民初字80号):被告朱海勇向原告房安贤支付林木补偿款1021200元(我们双方各自分享一半),此款有被告于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付清。

但,我们双方均不认同这个判决,上诉到喀什地区中级人民法院,2015年8月4日,喀什地区中级人民法院判决(【2015】喀民一终字第184号),内容如下图所示:

新疆喀什浩罕乡:谁对朱永海侵吞我2百多万元的补偿款担责?

喀什地区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书(【2015】喀民一终字第184号)

朱海勇对此不满,上诉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决定发回重审,通过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喀什地区中级人民法院再审(【2016】新31民申45号),驳回朱海勇的请求,维持原判!

正义虽然来迟,但,最终没有缺席!

2015年10月9日,我向喀什市人民法院提及强制执行,由李丽法官负责执行,但,毫无任何进展,我们多次向执行局局长蒋雷反映,后换成王东法官执行,至今,也毫无进展。

“赢了官司,输了钱财!”这难道是一个不破的定律?

3年来,我到喀什市人民法院执行局多达八十多次,每次执行局的回复要么是在办,要么要求我提供朱海勇的财产状况,我们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上哪能调查到朱海勇的财产状况呢?

调查朱海勇的财产情况,明明是法院的工作,为什么要我们来调查?是推诿的一种方式,还是渎职的一种理由?

以上是这件事的大致内容,主要涉及以下三个方面的内容:

第一、朱海勇诈骗国巨额家林业补偿款

1、从征用土地实际操作来看:首先、在浩罕乡政府对我120亩承包地强制拆迁的过程中,朱海勇从来没有帮助过我,他作为我的上级承包商,应该帮助我和协助经营,而实际不仅没有帮我,反而是对我造成伤害最大人。从常理上来说,不符合常识。

2、朱海勇和赵新玉编造虚假报表:整个农场合计850亩,全部由朱海勇和赵新玉两人承包,在850亩的土地上,只有我一家种植红枣树,我的红枣树是2010年4月种植的,到实际征用已经5年了,直径达到5公分。而朱海勇的枣树是2013年刚刚育种,2014年时出苗率很低,2014年4月份,又去喀什农场买了2—3公分左右枣树2506棵、枣树幼苗1030棵,——目的就是为了套取国家补偿款。据喀什市林业局提供的报表显示,他们编造虚假的赔偿人员名单:

姓名

实际情况

树种

补偿棵数

实际棵数

14年新种棵数

朱海勇

农场承包人

枣树

210

0

2506

吴泽贤

农场木工

枣树

70

0

1211

宋代祥

09年7月离开

枣树

70

0

1211

赵新玉

农场承包

枣树

280

0

4523

孙晓芳

赵新玉的朋友

枣树

240

0

3990

赵磊

赵新玉的儿子

枣树

240

0

3990

康风朝

2014年种树人

枣树

200

0

3478

田伟军

2014年种树人

枣树

540

0

9018

房安贤

2010年种树人

枣树

17760

24917

0

在2014年之前,黄金农场850亩土地之内只有我一个人种果木,剩余土地都是棉花,2013年后,朱海勇和赵新玉毁掉棉田,大面积种植果树,新种植的棵数如上标最右侧一栏。

根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国土资源厅新国土资发【2009】131号土地征收补偿标准,枣树直径在5厘米以下价格为115元。5—15厘米以下150—300元每棵,在实际工作中,喀什市按照225元每棵。朱海勇与浩罕乡乡长腾亮等人合伙骗取国家征地补偿款45万元这是公开的,没有公开的应该还有,补偿表人员名单,都是编造虛假的人员。

第二、关于浩罕乡朱海勇和赵新玉侵吞我们的林业补偿款

1、朱海勇没有做到他应有的责任。他作为甲方将土地承包给我,在政府征用的过程中,尽管说他们阻止不了,但是,起码帮助是必须的,但是,在整个拆迁的过程中,他们对我们没有任何的帮助,反而与浩罕乡政府一起坑害我们。

2、侵吞我们的补偿款。已经确认的2042400元是国家对我40亩枣树的补偿,这完全属于我们个人和朱海勇没有任何关系,并且经过法院三次直接判决的。但是,他们却从政府将属于我们的补偿款冒名领取。

第三、浩罕乡人民政府在拆迁征用过程中存在违法行为

1、在征用过程中,我作为我的承包地实际耕种人,没有接到任何土地征用通知,政府缺少必要的告知手续,公示程序和沟通程序。

2、在强拆之前,喀什市林业局三次前往我处对枣树进行检查,并未发现他们所标注的“枣树一号病”,但,2014年9月3号,浩罕乡政府给我们通知说我们枣树有“枣树一号病”,但,没有任何的证据来支撑,在2014年10月22日的拆迁的过程中,他们依然用“枣树一号病”对我们的土地拆迁,但,我要疑问的是,枣树一号和围栏有什么关系?为何只打12亩,余下的为什么不打了,难道说同在一片枣树林,只有这12亩有“枣树一号病”,别的地方没有?

4、在拆迁的过程中,动用40余名警力,对我的媳妇和女儿进行围攻。2016年7月13号,在我没有取得任何赔偿的款的情况下,我和我的家人到工地理论,浩罕乡政府乡长滕亮将我们一家强制关押在浩罕乡法治转化学校10天。

客观的说,这就强拆!即便如此,也没有告诉我们土地被征用!

5、在土地赔偿的过程中,我种的枣树已经5年,已达到5公分以上,但,在补偿上却给我按照5公分以下来赔偿,导致我亏损多亏损300多万元。

6、在林业局的统计册上,所有人是我的名字,但是在领款人上却是朱海勇的名字,前后不一致,我的补偿款怎么被领走的?这到底是谁批准的?滕亮说,是领导让发的!滕亮所说的领导是谁?

呵呵,谁?滕亮说是他的领导!

7、在我的补偿款被领走之后,浩罕乡乡长滕亮给我说:“别告我们乡政府,您去告朱海勇,如果打赢官司,我从朱海勇的其他补偿款里给你,他这里还有几百万的赔偿款在我手里。”,但是,当我们打赢官司之后,滕亮又说:“官司打赢了,您就给朱海勇要把,不行就强制执行!”作为乡长的滕亮,言行不一、出尔反尔,两面三刀!

这件事,已经5年了,2018年2月6号,朱海勇在我反复的催要下,给我一个还款计划:1、 2018年2月15日之前还款3万。2、2018年3月底之前还款12万。3、2018年4月起,每个月月底还款3万。4、2019年5月底全部还完。目前,除了第一个月的3万已经履行,后期再无执行。

新疆喀什浩罕乡:谁对朱永海侵吞我2百多万元的补偿款担责?

朱海勇给我的还款计划,除了第一个月执行外,均为执行

客观的说,我们都是农民,千里迢迢来到新疆谋求一条生路,在承包土地建设枣园的过程中付出极大的努力和代价,投资资金近二百万元,是我们全部多年的积蓄和亲邻筹借,至今,仍然没有办法偿还由此而带来的外债。

当地发展,我们理解!建设大学城我们也支持!对当地政府的拆迁工作我们也支持。

但,在拆迁的过程中,浩罕乡政府采取掩盖方式,强制手段,捏造“枣树一号病”强制拆迁,对已经政府确认的24917棵枣树在赔偿只有17760,这7157棵枣树哪里去了?该属于我们的赔偿,为什么落到朱海勇的手里?在我们申请强制执行的过程中,为什么迟迟不能落实?

在此,我郑重提出,请尽快落实喀什地区中级人民法院判决(【2015】喀民一终字第184号),维护我们的权益,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新疆喀什浩罕乡及相关部门,谁对朱永海侵吞我204.24万元的补偿款担责?

以上内容完全属实,如有虚假,本人愿意承担所有法律责任。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人民聚焦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6场诉讼4次改判 “盛泽商铺”产权.. 下一篇内蒙古呼和浩特玉泉区小黑河村原..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