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恩施法院,一桩影响极端恶劣的恶意诉讼应该如何制裁?
2018-01-13 21:21:44 来源: 作者: 【 】 浏览:54次 评论:0


  (2002)恩民初字第172号民事判决立案程序违法、审理程序违法
  请速裁定撤销一、二审判决,驳回起诉

  翟齐芳的诉讼请求:“请求依法确认被告与恩施市拍卖行签的《拍卖成交确认书》及与恩施市农业生产资料公司签的《住房转让及款项结算协议书》无效,并将上述产权依法确认给原告。”

  根据翟齐芳的诉讼请求,其起诉遗漏了恩施市拍卖行与恩施市农资公司是本案必须参加诉讼的当事人,也就是本案已明确的被告,而且应作为两个不同的合同诉讼主体各自立案。其诉讼请求与本案所诉讼的被告主体不相符。

  恩施市拍卖行与恩施市农资公司各是一个民事主体,翟齐芳应将恩施市拍卖行和恩施市农资公司分别列为两案的诉讼被告。既然翟齐芳不依法定程序解决,又漏掉了两个不同诉讼主体已明确的被告,将两个不同的诉讼主体合同纠纷案混为一案起诉,其起诉和诉讼请求严重地违反了我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起诉必须要有明确的被告”及有关诉讼主体的规定。那么,恩施市法院就应依法不予立案驳回起诉。而(2002)恩民初字第172号将两个不同的诉讼主体的合同纠纷案作一案立案,违反法发[1992]22号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 第139条:“起诉不符合受理条件的,人民法院应当裁定不予受理。立案后发现起诉不符合受理条件的,裁定驳回起诉”的规定。

  一审法院的法官陈雪松在接受该案时,就应“已知”这是一起程序严重违法的立案,除了依法裁定驳回起诉,法官无权继续违法开庭审理。但江湖骗子付泽润利用冥钞打通关系使陈雪松门忘记了什么是违法、什么是枉法行使审判权,而判出了(2002)恩民初字第172号民事判决书。如果不是付泽润与陈雪松法官的恶意串通,那么,是什么诱惑可以使陈雪松以身试法?为替付泽润达到恶意诉讼霸占他人财产的目的,明知是两个不同的诉讼主体纠纷案而违法混作一案审理,在审理的过程中故意不审理张恩山与恩施市拍卖行所签订的《拍卖成交确认书》及与恩施市农业生产资料公司所签订的《住房转让及款项结算协议书》是否具有法律效力,而将张恩山已合法取得的房产恶意再“确权”给付泽润戴的一张脸子壳儿翟齐芳。

  司法解释法发[1992]22号,是1992年颁布实施的。(2002)恩民初字第172号一案的起诉时间是2001年11月12日,恩施市人民法院的法官对最高人民法院的这段司法解释是没看过还是不知道?明知其诉状遗漏了两个当事人是严重违法的立案,而冥钞背后的纯金的诱惑,使鬼推磨颠倒黑白转动诉讼法胡诌出(2002)恩民初字第172号民事判决书。二审的法官在审理该案时没看过翟齐芳的诉讼请求吗?是看不懂还是不想看懂?而乱判出了恩民终字第592号民事判决书。付泽润给陈雪松门许了什么愿?莫非是冥钞的魅力使庸医病官陈雪松门集体沦为智障而贱卖白痴判决书?胡诌乱判的白痴判决书遭到了检察院的抗诉。而再审的法官难道同样没有看过翟齐芳的诉讼请求吗?不知道该案的立案是严重程序违法?是应依法驳回翟齐芳的起诉?还是继续枉法卖白痴判决书,在这二者之间,见了冥钞都眉色飞舞的王卫光仍然枉法瞎判出州民再终字第39号民事判决书:“检察机关的抗诉意见不能成立。”为了冥钞可以无视我国《民事诉讼法》的明文规定,大言不惭地说:“检察院干涉了法官的自由裁量权。”难道陈雪松门只要能忘掉法律就能枉掉法律?集体滥用权力一致性地对我国宪法性法律诉讼法完成了选择性遗忘?

  2001年2月,付泽润就在打张恩山的房产的主意,教唆指使张嵩挑拨母子反目,为了将翟齐芳赠与给张恩山的56000元所购的房产骗到手,用冥钞拉关系打通其“已知”的各个关键节点,在翟齐芳的诉状中炮制程序违法的诉讼请求:“请求依法确认被告与恩施市拍卖行签的《拍卖成交确认书》及与恩施市农业生产资料公司签的《住房转让及款项结算协议书》无效,并将上述产权依法确认给原告。”却又不敢将恩施市拍卖行和市农资公司列为该案的被告,更不敢对这两份合同的效力进行审理。为了其目的,付泽润指使陈雪松门回避对这两份合同效力的审理,按照付泽润操控的“委托购房”去判决。

  这种严重的枉法、司法腐败应不应该问责?人民法院已知错认错应不应该改错?程序违法的立案、违法审理的一审、二审和再审的判决,是否应依照《最高法院关于民事审判监督程序严格依法适用指令再审和发回重审若干问题的规定》和最高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四百零八条:“按照第二审程序再审的案件,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不符合民事诉讼法规定的起诉条件或者符合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四条规定不予受理情形的,应当裁定撤销一、二审判决,驳回起诉”的规定,是否应依法裁定撤销一、二审判决,驳回起诉?还是继续枉法一错再错一错到底?

  2015年4月22日
 案例短评:

  体裁学 比较文学 比较法学

  再审期间,法律人想出了给是年七十五岁的原告翟齐芳过八十岁生日,收取礼金,干什么呢?答案在判决书里:“我们注意到,农资公司转让房屋将买受人限定为“内部职工”,但这种限定不具有法律上的效力,因为,本案争议的标的物——房屋不是限制流通物。”
  在法庭上,翟齐芳已经承认钱是把给陈忠斌的。这一承认,证明了刘作美等人所作的证言钱是给到张恩山的证据纯属编造。王卫光为何不去查明本案的事实?

  下面这份白痴判决书向我们描述了一个奇异的世界:

  那个外星白痴国,文明已进化到全民生产限制流通物,社会极度分化,一切劳动者都无家可归,不劳动的只要会傍宇宙法官就能住上不需要劳动的房子,外星政府的官员个个都是奴隶社会的奴隶主,执行的是皇权,而不是民法典。
  这个法官一定是来自外星人。所以才出现了白痴国的“宇宙法庭”,文明已进化到了外星政府对它的灾民行政施用毒品,没饭吃的一人一堆珍稀动植物,一人一支枪加原子弹。白痴国疯了,全民生产限制流通物。这个怪物法官的妈拥有一个国家的限制流通物。

  难道这不是宇宙法官?这分明就是《皇帝的新装》里的国王,穿着被江湖骗子早已偷走的法袍,大作怪地光着屁股腚把法袍当裙子穿,把江湖骗子付泽润的“已知”当法律。公民只有义务,没有权利。这是蚂蚁社会。
  物权属预登记的共有人依法享有的权利,第三人所享有的仅仅是债权。共有人取得共有财产权,在法律上属限制流通物。
  权力寻租与低级错误恶俗纷呈,我本可以与一个叫语言的东西到处无限链接。在此删除十万字。

  (摘自张恩山的法律文件。)

 附经典案例:
 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2004]州民再终字第39号
 抗诉机关湖北省人民检察院。
  原审上诉人(被告)张恩山,男,1958年9月29日出生汉族,高中文化,原恩施市农业生产资料公司职工,现个体工商户,住恩施市官坡大市场3栋4号。
  原审被上诉人(原告)翟齐芳,女,1929年8月3日出生,汉族,居住恩施市胜利街5号。系原审上诉人张恩山之母委托代理人陆明祥,恩施市法律服务中心法律工作者。
  翟齐芳诉张恩山房屋确权纠纷一案,张恩山不服恩施市人民法院(2002)恩民初字第17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于2002年10月10日作出(2002)州民终字第592号民事判决放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湖北省人民检察院认为,原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实体处理不当,判决确有错误,以鄂检民行抗(2004)20号民事抗诉书提出抗诉。本院依法于2004年5月25日作出(2004)恩州中立再字第仍号民事裁定,决定对本案进行再审。
  2004年7月9日,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审理了本案。受湖北省人民检察院的委派,恩施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员谭绍红出庭履行职务。张恩山、翟齐芳及其委托代理人陆明祥到庭参加了诉讼。张恩山的委托代理人杨林全没有到庭。本案已审理终结。
  2001年11月12日,翟齐芳提起诉讼,请求确认以张恩山名义签订的《拍卖成交确认书》、《住房转让及款项结算协议书》无效,所购原恩施市农资公司胜利街5号的门面房及食堂、厨房和车库属自己所有。诉称,2000年市农资公司改制,处理原企业房产,被告抓住我急需购房的心理对我说,你不是公司职工,没有购房资格,你把钱交给我,以我的名义购买。2001年1月8日,我将自己的和向他人借的36000元钱交给被告,委托其文付了胜利街5号原市农资公司门面房的房价款,但被告却以自己的名义与恩施市拍卖行签订了《拍卖成交确认书》。同年5月,我委托女儿张嵩向市农资公司交了购买该公司食堂、厨房和车库的保证金20000元,被告又瞒着我以自己的名义与市农资公司签订了《住房转让及款项结算协议书》。2001年6月以来被告多次说,你分文未出,无偿使用我的门面,给我滚!并抢走(门面房)钥匙,使我不能正常经营并将我从原居住的4楼18号房撵出,衣物等甩在院坝里。同年10月,我请工整修所购食堂、厨房和车库时,被告又以是他购买的为由,暴力干涉,强令停工。鉴于此,我先后向市农资公司、市老干局、市供销社反映情况,始获知被告说我无购房资格是在欺骗原告,目的是独吞我起早摸黑20多年来所挣的血汗钱。
  张恩山辩称,2000年12月市农资公司拍卖门面,规定优先职工购买。2001年1月8日,我以35900元的价款从市拍卖行竞买购得门面房一间,原告称是其将36000元钱交给我,委托我购买,纯属无中生有。2001年5月,市农资公司拍卖住房(即原公司食堂、厨房和车库),原告对我说,你买房差20000元钱,我给你垫,条件是我要用你的门面做生意。我表示同意;原告怕我不认账,将钱交给张嵩,由张嵩交给公司。5月17日,我与公司签订了《住房转让及款项结算协议书》。答辩认为,诉争的房屋属自己所有,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恩施市人民法院认定,原、被告系母子关系。2000年12月市农资公司改制处理公司房产,被告以公司职工的身份于2001年1月8日通过竞买方式以35900元的价格购得胜利街5号门面房一间,并签订了《拍卖成交确认书》。同年5月17日,被告与市农资公司签订《住房转让及款项结算协议书》,又以25200元的价格购得胜利街5号院内原公司的食堂、厨房和车库。庭审中,原告提交了农资公司经理刘作美的证明,证明张恩山曾当着其面承认房屋是帮原告购买的;提交了市老干局、市供销社出具的证明,证明翟齐芳亦享有购房资格。张恩山当庭予以反驳,称原告没有委托自己代为购房,除张嵩交的20000元外,其余购房款均为自己做生意所赚。庭审后的第七天,张恩山来到法庭,称自己是借过原告的56000元购房款,原来之所以否认是担心房屋被判归原告。要求将房屋判归自己所有,并表示3年内将56000元购房款归还给原告。恩施市人民法院审理认为,根据市老干局、市供销社的证明,可以认定原、被告均有资格购买市农资公司的房屋。被告先是当庭否认,后又承认借了原告的钱,其行为具有欺骗性,同时也证实原告所诉事实成立,故双方诉争的房屋应认定是原告不知自己亦有购房资格的情况下,委托被告所购买的,产权属原告所有。遂判决:一、张恩山与恩施市拍卖行拍卖成交的标的物与恩施市农资公司住房转让标的物房屋产权归翟齐芳所有;二、翟齐芳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张恩山的5320元。
  张恩山上诉的主要理由是,按照《恩施市农资公司企业改制方案》,公司房产优先职工购买。翟齐芳不是农资公司职工,亦非公司离退休人员,没有购买资格,也无证据证实其与上诉人存在委托(购房)关系。上诉认为原判事实不清,处理不当。
  本院二审认为,诉争房屋产权归属的确定,应遵循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翟齐芳称房屋是其委托张恩山购买的没有提供证据,而张恩山称是找翟齐芳借钱,自己购买的亦无证据证实,同时该陈述与其一审时所作的“由我的名义去买”的陈述相矛盾;至于翟齐芳有无购房资格的问题,与房屋产权的确认无实质性联系,即使翟齐芳没有购房资格,而以张恩山的名义购买,财产的取得也是合法的。由于双方对自己的主张均未提供充分有效的证据加以证实,故诉争的房屋应认定为共同购买。同时。由于双方各自的出资数额是清楚的,可确定为按份共有。按出资比例张恩山只占1/11,考虑到其在购房过程中的作用,共份额确定为1/10。遂判决:一、撤销恩施市人民法院(2002)恩民初字第172号民事判决;二、争议的房屋属翟齐芳、张恩山按份共有。其中,翟齐芳占9/10的份额,张恩山的份额是1/10。
  湖北省人民检察院认为,张恩山是农资公司的职工,具有购房资格,其履行了购房手续,进行了产权登记,合法取得诉争房屋产权的事实应予确认。至于翟齐芳与张恩山之间是委托(购房)关系,还是借款关系,在无充分证据证实的情况下,应依房产证上的记载确认该房屋属张恩山所有。该院同时指出,在双方是委托(购房)关系,还是借款关系的问题上,翟齐芳与张恩山分别持不同的主张,证明双方并无共有的主观意愿,原判按共有处理,有悖当事人意思自治的原则。
  为全面反映案情,客观公正的处理当事人的纷争,根据双方举证及质证情况,再审补充认定如下:
  翟齐芳为了证明诉争的房屋是自己委托张恩山购买的,购房资金主要是自己筹措的,一审时提交了如下证据)并在2002年5月16日的庭审申一一出示:
  1、张岚(翟齐芳的大女儿)的证明。2001年1月8日上午9时许,母亲给张恩山把了5000元钱作为参加竞买活动的进场费。下午2点多钟,又给了31000元去市拍卖行交购房款。
  2、张嵩(翟齐芳的二女儿)的证明。张恩山多次对母亲说,
  你要买门面,就把钱准备好。你不是公司职工,你自己是买不到。
  2001年1月8日,母亲把买门面的钱交给了张恩山,一共是36000元。
  同年5月8日,母亲找张红红借了25000元,委托我交公司作购买胜利街5号原公司的食堂、厨房和车库的保证金。
  3、市橡胶厂张琼的证明。2001年1月,我去找张嵩玩,听到他哥对他妈说,公司就要拍卖门面了,你钱准备好没有?到时你把钱给我,我去帮你买!他妈说,不买个门面摊子都没有地方摆。
  4、陈朝萍的证明。2000年12月下旬的一天,我到翟齐芳摊上买烟,碰到她和张恩山在商量准备买农资公司门面的事。张恩山说,公司卖门面的时间到了,你快把钱准备好,我去帮你买。
  翟齐芳说,你再打听一下,我自己买行不行?张恩山说,你不是公司职工,没有资格。
  5、农资公司经理刘作美的证明。2001年6月下旬以来,翟齐芳多次反映门面是她要张恩山帮忙买的,现张恩山要撵她走。翟齐芳要求将协议书上的买受人由张恩山改为她本人的名字。我作了调解工作,张恩山承认门面是帮他妈买的,承认翟齐芳给了他36000元钱,但不同意把协议书上的名字改为他妈的......。我只好建议他们找法院解决。
  6、恩施市拍卖行万义成的证明。2001年拍卖时我负责收款,当天拍卖了14个门面,在14个买受人中只有张恩山和任政两人是全部用现金结的账,我同张开玩笑说你有钱嘛!他说,都是我老妈的!
  7、恩施市拍卖行出具的《拍卖成交确认书》,主要内容为,标的物“胜利街5号”,市农资公司商业门面面积“约15.75平方米”,成交价“35900元”。该成交确认书买受人一栏系张恩山本人的签名。
  8、农资公司改制办林红强出具的金额为20000元的收条。
  9、林红强的证明。2001年5月10日,张嵩来公司交保证金20000元,购买胜利街5号房屋(建筑面积126平方米,砖混结构,一层,6间)。
  10、张恩山与市农资公司于2001年5月17日签订的《住房转让及款项结算协议书》。内容为,“胜利街5号”,建筑面积“126平方米”,“砖混结构”,“6间”,房屋层数“一层”。出让价“25200元”,其中,工龄抵缴“5320元”,付现“19880元”。买受方为:“张恩山”。
  11、2001年12月由恩施市老干局、市供销社出具的关于翟齐芳享有购房资格的证明材料。
  对于以上张岚、张嵩、刘作美、万义成和陈朝萍的证明,张恩山质证称,“没有这回事”,强调买门面的钱是自己下海做生意赚的。对市老干局、市供销社的证明,张恩山认为翟齐芳有无购房资格,应由市农资公司说了算。翟齐芳为购住房(即原公司的食堂、厨房和车库)而委托张嵩交购房保证金20000元一事,张恩山承认属实、为证实诉争的房屋是自己购买的,证实翟齐芳没有购房资格,张恩山提供了如下的证据:
  1、2000年12月;其与市农资公司签订的《一次性买断工龄协议书》。用以证明自己是农资公司职工,具有购房资格。
  2、《拍卖标的物一揽表》。其中,列有拍卖标的物的名称、面积、价格,并注明哪些“面向社会拍卖”,哪些“面向职工拍卖”。张恩山解释,表内第11、12号标的物,即现争议的食堂、厨房和车库,只“面向职工拍卖”。
  3、恩施市拍卖行出具的《拍卖成交确认书》和与市农资公司签订的《住房转让及款项结算协议书》。
  经质证,翟齐芳对以上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强调房屋是自己委托张恩山购买的,强调张恩山以其自己的名义在《拍卖成交确认书》和《住房转让及款项结算协议书》上签字的行为具有欺骗性。
  庭审后的第6天,即2002年5月22日,张恩山向原审办案人员反映购买门面房时,“借过”翟齐芳36000元钱;承认此前在购房资金来源的问题上自己作了虚假的陈述。同时,张恩山反映“当时妈妈讲,她无资格,由(疑为“用”字之误)我的名义去买”。要求将诉争房屋判归自己所有,并表示三年内将购房款归还其母。
  二审期间张恩山收集并提交了如下证据:
  1、崔海斌的证明。在拍卖门面的前一天晚上,我到张家,听到其母对张恩山说,门面你买了后给张三毛(即张嵩),我给你5万块,行不行?张恩山说;我还要商量一下。他妈走后,张恩山对我说,买门面的资格是我的,她借钱给我买还差不多。
  2、张岚给李勇(一审张恩山的诉讼代理人)的信。内容是,原给翟齐芳出具的证明,是被逼写的,申明作废。
  3、市供销社出具的关于翟齐芳不是市农资公司的职工,该公司拍卖房产,对象仅限于在册职工,翟齐芳无权购买的证明。
  4、市生活公司的证明。内容是,张仁杰(翟齐芳之夫)系该公司离休干部,已故。
  5、恩施市房地产管理局2002年9月9日颁发的恩市私第13433号房产证。内容为,胜利街5号,房屋总层数“5层”所在层数“1-4层”,建筑面积“222.83平方米”(含现争议的房屋在内)的房屋,所有权人为“张恩山”。
  本院再审认为,一、检察机关的抗诉意见不能成立。检察机关认为,张恩山是农资公司职工,享有购房资格,其履行了购房手续,进行了产权登记,合法取得诉争房屋所有权的事实应予确认。本院认为,在房屋产权归属的认定上,不应简单的以是否享有购房资格或本人是否亲自参与了交易活动、是否办理了产权登记手续作为判断标准。我们注意到,农资公司转让房屋将买受人限定为“内部职工”,但这种限定不具有法律上的效力,因为,本案争议的标的物--房屋不是限制流通物。类似“内部职工”以自己的名义代他人为民事行为的现象,现实生活中时有发生,对此法律并无禁止性规定,因此,纠缠于翟齐芳有无购房资格的问题没有实际意义。至于产权登记,它是对民事主体依法取得房屋所有权的事实的行政确认,但是,行政确认并不是所有权的产生方式,并不创造权利。检察机关认为,在双方之间是“委托(购房)关系”还是借款关系“的问题上,翟齐芳、张恩山均没有提供充分的证据,因而应依房产证上的记录确认张恩山为诉争房屋的所有权人。该意见亦欠妥当。应指出的是,张恩山的申请登记及登记机关给其颁发房屋产权证书的时间是翟齐芳提起诉讼以后、二审裁判之前。根据《城市私有房屋管理条例》和《城镇居民房屋所有权登记暂行办法》的规定,行政机关审核登记的房产,其所有权必须清楚、没有争议;所有权不清或有争议的应暂缓登记。因房屋所有权发生争议,当事人可通过民事诉讼的方式寻求解决,由人民法院作出的载有确权内容的裁判文书,不仅是产权凭证,而且是具有法律效力的文件。有无房产证并不能左右人民法院依据事实和法律对有争议的房屋产权予以确认。
  二,位于恩施市胜利街5号、原生资公司的门面房一间及食堂、厨房和车库,真正的买受人和所有权人是翟齐芳而非张恩山。恩施市人民法院(2002)恩民初字第172号民事判决的认定是正确地根据现有证据,翟齐芳借用其子张恩山的名义,购买现双方诉争房屋的事实可以认定。在原农资公司食堂、厨房和车库的房价款中也含张恩山“工龄款抵缴房款5320元”,原二审判决据此认定为系翟齐芳与张恩山共同购买,忽视了双方并无共有的主观意愿的事实,违背当事人意思自治的原则,是错误的。张恩山的出资只能视为垫付,翟齐芳员有偿还之责。
  综上所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三)项、第一百八十四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百零四条的规定,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块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本院(2002)州民终字第592号民事判决;
  二、维持恩施市人民法院(2002)恩民初字第172号民事判决。
  三、审案件受理费2340元、其他诉讼费760元,合计3100元,由原审上诉人张恩山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王卫光
  审 判 员:张 凯
  代理审判员:魏 君
  二00四年九月十日
  书记员:李立勇

  (印鉴)湖北省恩施州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本文出自:天涯论坛 法治论坛
来源链接:http://bbs.tianya.cn/post-law-750312-1.shtml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传播正能量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公开揭露肥东县撮镇书记赵生文的.. 下一篇司法改革已经到了危机关头!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